ZHS/Prabhupada 0032 - 我所有要讲的话都写在我的书里

From Vanipedia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Whatever I Have To Speak, I Have Spoken In My Books - Prabhupāda 0032


Arrival Speech -- May 17, 1977, Vrndavana

帕布帕德:所以我不能说。 我感觉非常虚弱。 我是去其他地方,如Chandigarh节目, 但我取消了节目 因为我的健康状况非常退化。 所以,我比较喜欢来温达文。 如果死亡发生,让它在这里发生。 所以没有什么可说新的。 无论我发言,我曾在我的书里。 现在你试着去了解,并继续你的努力。 我是否存在或不存在,也没关系。 由于奎师那是永远活着, 同样,众生也永远活着。 但kīrtir yasya sa jīvati: “一个为主做服务永远活着。” 所以,你已经被教导来服务奎师那, 我们就并永远与奎师那活着。我们的生命是永恒的。 Na hanyate hanyamāne śarīre(BG 2.20)。 这个身体暂时消失,也没关系。 身体总是会消失的。 Tathādehāntara-prāptiḥ(BG 2.13)。 因此,通过服务奎师那我们永远活着。 非常感谢。

信徒:Jay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