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S/Prabhupada 0002 - 疯子的文明

From Vanipedia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Madman Civilzation - Prabhupāda 0002


Lecture on SB 6.1.49 -- New Orleans Farm, August 1, 1975

正如一个人在睡梦中时,会根据梦中所展示的身体而行动 或接受那身体是他本人, 同样的,他认同现有的驱体为他本人 那躯体是基于过往宗教或非宗教活动而获得 同时,他没能力得知他过往或将来的生命 [瓦谭6.1.49] yathājñas tamasā (yukta) upāste vyaktam eva hi na veda pūrvam aparaṁ naṣṭa-janma-smṛtis tathā 这就是我们的位置, 这就是我们科学的进步, 我们不知道“我在前世是什么 以及我在来生会变成什么?” 生命是延续的。这是灵性的知识。 然而,他们甚至不知道生命是延续的 他们以为:“因缘际会,我得到这生命,而它会再死后完结。 不用谈什么过去,现在及未来了。让我们享乐吧。” 这叫愚昧, tamasā, 不负责任的生命。 所以说ajñaḥ。Ajñaḥ指一个没知识的人。 那么谁没有知识呢? tamasā。那些在愚昧形态中的人。 物质自然属性有三种:善良(sattva),激情(raja),愚昧(tamas.) 善良形态(Sattva-guṇa)指一切都清楚, prakāśa 就像现在的天空被云盖着,阳光并不很清楚。 但在云的上面有阳光,一切都很清楚 而在云里面却并不清楚 同样的,对处于善良形态(Sattva-guṇa)的人而言,一切都很清楚, 处于愚昧形态(tamo-guṇa)的人,一切都很愚昧, 而那些在混杂形态中的人,不是激情形态,也不是愚昧形态,通过媒介,这些被称为激情形态。 三种形态。 Tamasā。他们只对现有的身体感兴趣, 不在乎将来会发生什么, 也没有有关他以往是什么的知识。 在另一处有描述: nūnaṁ pramattaḥ kurute vikarma [瓦谭 5.5.4] Pramattaḥ, 就像疯子一样。 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变疯了。他忘记了。 而他也不知道因为自己的行为,将来会发生什么, 疯子。所以这文明,现代文明,就像疯子的文明。 他们对前生没有认识,也对来生没兴趣。 Nūnaṁ pramattaḥ kurute vikarma [瓦谭 5.5.4] 并完全从事罪恶活动,因为他们对前生没有认识。 就像狗一样。 为何他变成狗呢,他不知道。 那他将来又会有什么呢? 一只狗在前生可能是个首相, 但他得了狗的生命以后,他就忘记了。 这也是玛亚(māyā)的另一影响。 Prakṣepātmikā-śakti, āvaraṇātmikā-śakti. 玛亚(māyā)有两种力量。 如果一个人由于过往的罪恶活动而变成一只狗, 如果他记得“我曾是首相,现在我变了一只狗,” 他便不可能活下去了。 因此,玛亚(māyā)覆盖了他的知识。 Mṛtyu. Mṛtyu 意指忘记一切。 这叫作mṛtyu 我们每天,每晚都有经验。 晚上做梦时我们在一个分割的气氛,分割的生命中, 我们忘记了这个躯体,忘了“我正在躺着,我的身体正躺在一个很舒服的居所中,高床软枕”。不会这样。 假如他在街上流连,或者他在山上, 所以他在获得,在梦中,他在获得... 所有人,我们都对那身体感兴趣。 我们忘了过往的躯体。 所以这就是愚昧。 愚昧...我们越从愚昧提升至知识,就是生命的成功。 如果我们把自己处于愚昧当中,就不会成功。 这是浪费生命的。 因此,我们的奎师那知觉运动是为了将人从愚昧提升至知识。 这是韦达文献的方案: 去解脱一个人 奎师那在博伽梵歌里说到对奉献者- 而不是对所有人- teṣāṁ ahaṁ samuddhartā mṛtyu-saṁsāra-sāgarāt [博伽梵歌 12.7] 另外 [博伽梵歌 10.11]: teṣāṁ evānukampārtham aham ajñāna-jaṁ tamaḥ nāśayāmy ātma-bhāva-stho jñāna-dīpena bhāsvatā 对特别的奉献者...衪处于每个人心中, 但当一位奉献者去尝试明白奎师那,衪会帮助. 衪会帮助。 对于非奉献者,他们并不关心这些...他们只像动物-吃,睡,交配, 防卫。 他们不关心任何事,不去明白神或与神的关系。 对他们而言并没有神,而奎师那也说,“是的,并没有神,你睡吧。” 因此需要sat-saṅga 这sat-saṅga, satāṁ prasaṅgāt. 通过与奉献者联谊,我们唤醒对神的好奇。 因此我们需要中心 我们开办这么多中心并不是没需要的。 不是。这是为了人类社会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