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S/Prabhupada 0061 - 这具躯体只是一包皮骨

From Vanipedia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This Body is a Bag of Skin, Bone, Blood - Prabhupāda 0061


Northeastern University Lecture -- Boston, April 30, 1969

亲爱的孩子们,我很感激你们参加这次集会。 我们在传播奎师那知觉运动, 因为全世界需要这一运动, 而这一过程非常容易。 这是优势。 首先,你们要明白,什么是超然层面。 就生活条件看来,我们处在不同的层面上。 所以,我们首先必须站在超然的层面上。 之后的问题是超然的冥想。 在《薄伽梵歌》第三章, 你会读到,在受制约的生命中,我们有不同的地位。 第一种是indriyāṇi parāṇy āhur... (薄伽梵歌 3.42)。梵文是indriyāṇi。 第一就是生命的躯体概念。 物质世界的每个人,都活在生命的躯体概念下。 我想着我是印度人。你想着你是美国人。 有人想“我是俄罗斯人”,有人想“我是谁谁谁”。 因此,每个人都认为“我是这个躯体”。 这是同一水准,或同一层面。 这一层面被称为感官层面,因为我们对生命的概念受现有躯体限制, 认为快乐就意味着感官享乐,那就是全部。 快乐意味着感官享乐,因为躯体就是感官。 Indriyāṇi parāṇy āhur indriyebhyaḥ paraṁ manaḥ (薄伽梵歌 3.42) 主奎师那说,在生命的物质概念中, 或躯体概念中,我们的感官是很显著的。 现在就是这样。不仅是现在,而是从物质世界的诞生开始。 认为“我就是这具躯体”是一种病。 Śrīmad-Bhāgavata says that yasyātma-buddhiḥ kuṇape tri-dhātuke sva-dhīḥ kalatrādiṣu bhauma ijya-dhiḥ (圣典博伽瓦谭 10.84.13), “任何带有躯体概念的人,认为我就是这具躯体……” Ātma-buddhiḥ kuṇape tri-dhātu. Ātma-buddhiḥ指认为自己就是这包皮骨概念。 躯体只是一包皮骨、血肉、尿液和粪便,这么多好东西。 没错吧?但我们一直认为“我就是这包皮骨、血肉、尿液和粪便。 这就是我们的美,我们的一切。” 有很多很棒的故事……当然,我们的时间有限。 但我仍然想讲一个小故事。 某天,有位男士被一位漂亮的姑娘吸引。 姑娘不同意,男方却偏要死缠烂打。 在印度,女孩子们当然对贞守十分严格。 这个女孩不愿答应,她说:“好吧,我同意你一周之后来找我。” 她和男子订好了见面的时间及地点。 男孩非常高兴。 七天里,女孩儿服用了某种泻药, 她每天每夜都上吐下泻, 还把那些秽物都装进一个漂亮的罐子里。 当约定的时间到来时,男子前来拜访,女孩坐在门边。 男子问道:“那个女孩儿在哪?” 她说:“我就是啊。” “不不,你不是。你那么丑陋,她那么漂亮。你不是那个女孩。” “不,我就是那个女孩,但我把自己的美丽放进一个不同的罐子里了。” “什么意思?” 她展示说:“这些秽物就是我的美丽。这些就是美丽的成分。” 事实上,任何人都可能是非常强壮或非常美丽的, 但如果他突然腹泻几次,事情马上就转变了。 所以我要说的在《圣典博伽瓦谭》中也有训谕, 这种物质躯体概念并无前景。 Yasyātma-buddhiḥ kuṇape tri-dhātuke (圣典博伽瓦谭 10.8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