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S/Prabhupada 0080 - 奎师那很喜欢与他年轻的伙伴们玩耍

From Vanipedia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Kṛṣṇa is Very Much Fond of Playing with His Young Boyfriends - Prabhupāda 0080


Lecture on CC Madhya-lila 21.13-49 -- New York, January 4, 1967

e-mata anyatra nāhi śuniye adbhuta
yāhāra śravaṇe citta haya avadhūta
'kṛṣṇa-vatsair asaṅkhyātaiḥ'-śukadeva-vāṇī
kṛṣṇa-saṅge kata gopa-saṅkhyā nāhi jāni
(《永恒的柴坦尼亚经-下篇》 21.18-19)

你们知道吗,奎师那在自己的居所就像是16岁的少年。 他的主要消遣是和自己的伙伴带着牛去放牧, 并和他们玩耍。这是奎师那每天的事物。 所以舒卡戴外戈斯瓦米写下了很优美的一节诗, 那些和奎师那玩耍的少年, 在过往的生世中都累积了无数的虔诚活动。 Kṛta-puṇya-puñjāḥ (《圣典博伽瓦谭》 10.12.11). Sākaṁ vijahruḥ. Itthaṁ satāṁ brahma-sukhānubhūtyā. 现在,舒卡戴瓦戈斯瓦米写道, 这些和奎师那玩耍的少年,他们在和谁玩耍? 他们的玩伴其实是至尊真理, 被许多伟大的圣哲认为是非人格的。 Itthaṁ satāṁ brahma... Brahma-sukha. Brahma, 超然的布茹阿曼领悟。 而布茹阿曼领悟之源就是奎师那。 这些男孩在与奎师那玩耍。 他是布茹阿曼领悟的源泉。 Itthaṁ satāṁ brahma-sukhānubhūtyā dāsyaṁ gatānāṁ para-daivatena. dāsyaṁ gatānām指那些接受至尊主为主人的人们,也就是奉献者。 对他们来说奎师那是至尊主。 对于非人格主义来说,他是至尊梵,而对于人格主义来说,他是至尊主。 māyāśritānāṁ nara-dārakeṇa. 对那些处于物质主义蒙蔽下的人们来说,他是一个普通的少年。 Māyāśritānāṁ nara-dārakeṇa sākaṁ vijahruḥ kṛta-puṇya-puñjāḥ (《圣典博伽瓦谭》 10.12.11). 和他一起的这些少年,积累了几百万生世的虔诚活动, 现在能像普通的少年伙伴们一起玩乐一样,有机会和奎师那面对面的玩耍。 同样,奎师那也很喜欢和自己年轻的少年伙伴们一起玩耍。 这在《布茹阿玛-萨米塔》中有提及。 Surabhīr abhipālayantam, lakṣmī-sahasra-śata-sambhrama-sevyamānam (《布茹阿玛-萨米塔》5.29). 这些事情在这里也有解释。

eka eka gopa kare ye vatsa cāraṇa
koṭi, arbuda, śaṇkha, padma, tāhāra gaṇana
(《永恒的柴坦尼亚经-下篇》 21.20)

那里有这么多的伙伴,这么多的牧牛童,没人数得清。 没人……一切都是无穷尽的。 他们有无数的牛,无数的伙伴,一切都数不尽。

vetra, veṇu dala, śṛṅga, vastra, alaṅkāra,
gopa-gaṇera yata, tāra nāhi lekhā-pāra
(《永恒的柴坦尼亚经-下篇》 21.21)

这些牧牛童,他们手里握着vetra,也就是藤条。 每个人还有一只笛子。Vetra veṇu dala。 还有一朵荷花及一只号角-śṛṅgara。 Śṛṅgara vastra,着装优美,全身装扮着饰品。 就像奎师那的穿戴很优美,他的牧牛童伙伴们也是如此。 在灵性世界,你无法明白谁是奎师那。 每个人都像奎师那。同样,在外琨塔星系,所有人也都像维施努。 这被称作sarupya-mukti。 当生命体进入灵性星球, 他们变得和奎师那或维施努一样美好,与他们没有不同,因为那里是至高无上的世界。 但不同的是, 非人格主义无法理解,即使在个体上也没有不同。 一想到个体特殊性,他们就认为其中有不同。 那什么是解脱?是的,这其实没有不同。 不同的只是奎师那的人格和其他生命体的人格。 他们知觉“奎师那是我们爱的对象”。仅此而已。 中心是奎师那。 就这样,每一位少年、少女和奎师那, 所有人都享受着灵性的喜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