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S/Prabhupada 0094 - 我们的事务是重复奎师那的话语

From Vanipedia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我们的事务是重复奎师那的话语
- Prabhupāda 0094


Lecture on BG 1.20 -- London, July 17, 1973

不虔诚的生命不会询问或理解神。 我们重复过这个诗节很多次: “yeṣāṁ tv anta-gataṁ pāpaṁ janānāṁ puṇya-karmaṇām te dvandva-moha-nirmuktā bhajante māṁ dṛḍha-vratāḥ (《薄伽梵歌》 7.28)” Pāpīs,罪恶之人,他们无法理解。 他们只会想:“奎师那是薄伽梵,所以我也是薄伽梵。 他是普通人,或许有点能力,是历史上的名人。 他毕竟是人,我也是人。为什么我不是神?” 这就是abhaktas-非奉献者和罪恶之人的结论。 因此,任何称自己是神的人,你应立刻知道他罪大恶极。 你若了解他的私人生活,你会看到他是头号罪犯。 这是考验。不然没人会说“我是神”,这是虚报。 没人,任何虔诚的人都不会这么说。他知道: “我是谁?我是凡夫俗子。何能称自己是神?” 他们因此超脱于乌合之众,扬名万里。 《盛典薄伽瓦谭》里说道:“śva-viḍ-varāhoṣṭra kharaiḥ (《圣典博伽瓦谭》 2.3.19)。” 那个诗节是怎么说的? “Uṣṭra-kharaiḥ, saṁstutaḥ puruṣaḥ paśuḥ。” 在这个世界我们看得到许多伟人。 所谓的伟人,他们被大众颂扬。 所以薄伽梵说,那些不是奉献者的人, 那些从不唱颂“哈瑞奎师那”曼陀的人, 以乌合之众的评判看来他或许是伟人, 但他只是动物。动物。 “śva-viḍ-varāha-uṣṭra-kharaiḥ”- “你怎能说这是伟人。你是在说动物。” 我们做的是吃力不讨好的事。 我们说,那些不是奉献者的人都是乌合之众。 这个称呼非常不好听,但我们必须用它。 只要看到他不是奎师那的奉献者,那他就是乌合之众。 怎么这么说?他不是我的敌人,但我们必须这么说,因为这是奎师那的训谕。 如果我们真的具备奎师那知觉,那我们的任务就是重复奎师那的话语。就是这样。 奎师那的代表与非代表的区别是什么? 奎师那的代表仅仅重复奎师那的话语。就是这样。 他成为代表,这不需要太多资质。 你仅仅坚定地重复。 奎师那说:“ sarva-dharmān parityajya mām ekaṁ śaraṇaṁ vraja (《薄伽梵歌》18.66)” 因此,我们必须接受这个事实:“如果我臣服于奎师那,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成功。” 他是奎师那的代表。就是这样。你不需要受过高等教育,或非常精进。 如果你仅仅接受奎师那的话语…… 就像阿尔珠纳说的:“sarvam etaṁ ṛtam manye yad vadasi keśava: (《薄伽梵歌》10.14)” “我亲爱的奎师那,凯沙瓦,无论你说什么我都如实接受。” 这就是奉献者。因此阿尔珠纳被称为奉献者。这是奉献者的事业。 为什么我要把奎师那看作像我一样的凡夫俗子? 这就是奉献者与非奉献者的区别。 奉献者知道:“我如此微渺,只是奎师那的一点火花。 奎师那是个体,我也是个体。 但想想他的能力和我的能力,我是如此微渺。” 这就是对奎师那的理解。并不困难。 只需要你真诚,不要心怀罪恶。 但罪恶之人无法理解神。 罪恶之人会说:“哦,奎师那也是人。我也是人。为何我不是神? 就他是神?不,我也是神,你也是神,他也是神,大家都是神。” 就像Vivekananda说的:“你为何寻找神? 你没看到大街上有那么多神在闲逛?” 你看,这就是他对神的领悟。这就是他对神的领悟。 他还成了名人:“哦,他把所有人都看作神。” 这种愚昧、无赖思想正在全世界传播。 人们不知道什么是神,什么是神威,神意味着什么。 他们把一些无赖认作神,就像现代社会正在发生的一样。 又一个无赖来了,他也称自己是神。 这变得毫无价值。 但他们没脑子去思考:“我称自己是神,我有什么能力?” 这就是奥秘。这就是奥秘。 不成为奉献者,就无法理解神的奥秘。 奎师那在《薄伽梵歌》中也讲过我们如何能了解他。 “Bhaktyā mām abhijānāti yāvān yaś cāsmi tattvataḥ (《薄伽梵歌》 18.55)”- 只能通过奉献,仅此。 他可以说“通过最高知识”或“通过瑜伽程序” 或“通过成为一位伟大的物质主义工作者,就可以了解我”。 不,他从没这么说过,从来没有。 因此,物质主义者、哲学家、瑜伽士,他们都是乌合之众。 他们无法理解奎师那。都是乌合之众。 物质主义者是三级无赖,哲学家是二级无赖, 瑜伽士是一级无赖。就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