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S/Prabhupada 0095 - 我们的事务是臣服

From Vanipedia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我们的事务是臣服
- Prabhupāda 0095


Lecture on BG 4.7 -- Bombay, March 27, 1974

我们在臣服,但不是向奎师那臣服。这是病。 这是病。奎师那知觉运动是为了治愈这种疾病。 这与这种病。奎师那也说过:“yadā yadā hi dharmasya (《薄伽梵歌》 4.7)”。 “dharmasya glāniḥ”,遵循宗教中的差异。 有差异的时候,奎师那说“tadātmānaṁ sṛjāmy aham”, 还有“abhyutthānam adharmasya”。有两样东西。 人们不臣服于奎师那时,他们制造出这么多的“奎师那”, 这么多无赖,去臣服。这就是“adharmasya”。 “Dharma(宗法)”意味着臣服于奎师那,但他们不臣服于奎师那, 而是臣服于猫猫狗狗,这个那个,很多东西,这就是“adharma”。 奎师那不是来地球上创立所谓的印度教、穆斯林或是基督教。不是。 他是为建立真正的宗法而来。 真正的宗法意味着我们必须顺服,臣服于真正的人格。这就是真正的宗法。 我们在臣服。每个人都有想法,会臣服于某物。 政治、社会、经济、宗教或其它东西。每个人都有想法。 在那个方面还有领袖。因此,我们要做的是臣服。 这是事实。但我们不知道臣服于谁。这就是难点。 因为臣服的对象有误或出了偏差,因此全世界都处在混乱中。 我们从这里臣服到那里。现在没有国大党,而是共产党。 之后共产党又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这个党那个党。 更换党派有什么用? 因为这个党那个党,他们没有向奎师那臣服。 除非你臣服于奎师那,不然没有任何和平可言,这是重点。 只把炒锅换作火焰无法拯救你。 因此,奎师那最后的训谕是:“sarva-dharmān parityajya mām ekaṁ śaraṇaṁ vraja ahaṁ tvāṁ sarva-pāpebhyo mokṣayiṣyāmi... (《薄伽梵歌》18.66)” 宗教的分歧意味着...这点在《盛典薄伽瓦谭》里也讲到: “Sa vai puṁsāṁ paro dharmaḥ”。第一级或高等宗法。 “Paraḥ”意为高等、超然。 “Sa vai puṁsāṁ paro dharmo yato bhaktir adhokṣaje (《盛典薄伽瓦谭》 1.2.6)”。 我们臣服于Adhokṣaja... Adhokṣaja意为至尊超然,或奎师那。 奎师那的另一个名字是Adhokṣaja。“Ahaituky apratihatā”。 Ahaitukī意为没有任何缘由。没有任何缘由。 不是说“奎师那是这样那样,所以我臣服”。 不是。没有任何缘由。Ahaituky apratihatā。 这无法被抑制。没有人可以抑制。 如果你想臣服奎师那,不会被抑制,不会有妨碍。 无论身处何位,你都可以做到。 “Ahaituky apratihatā yayātmā suprasīdati”。 之后你的ātmā-你的灵魂、心意、躯体,都会被满足。这是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