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S/Prabhupada 0100 - We are Eternally Related with Krishna

From Vanipedia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We are Eternally Related with Krishna
- Prabhupāda 0100


Lecture on SB 6.1.8 -- New York, July 22, 1971

我们与奎师那的联系是永恒的。 只是现在被遗忘、被抑制了。 因此我们觉得自己和奎师那没有关系,但那不是事实。 因为我们是奎师那的一部分,关系是永恒的。 我们必须让它苏醒。这就是奎师那知觉。 奎师那知觉意味着……我们现在处在别的知觉中。 我认为自己是印度人。而有人在想:“我是美国人”。 有人在想:“我是这,我是那。”而事实上应该这么想:“我是奎师那的”。 这就是奎师那知觉。“我是奎师那的”。 而在奎师那知觉的关系中,因为奎师那是所有人的,所以我也是所有人的。 试着去理解。 印度的体质是,女孩嫁给一个男孩后, 其他国家也有一样的体质, 男孩的外甥会称呼这个女孩为“姨”。 她怎么会变成姨呢?因为她和她丈夫的关系。 结婚前她不是姨,但只要她与丈夫相联, 丈夫的外甥也成了自己的外甥。尝试理解这个例子。 同样,如果我们重新建立自己与奎师那原初的关系, 而奎师那属于大家,因此我也属于大家。 这是真正的博爱。 除非你与核心建立关系,不然所谓的博爱是肤浅且不成立的。 就像你是美国人,为什么?因为你出生在这片土地。 别的美国人是你的同胞, 但如果你换了国籍,就和别的美国人没了这种关系。 因此,我们必须重新建立与奎师那的关系。 这样才能达成广博的手足情、正义、和平、富裕。 不然没有可能。没有核心, 怎么能有公正与和平?不可能。 因此《薄伽梵歌》给出了和平之法。 和平之法就是人们应当明白奎师那是唯一的享受者。 就像在这间庙宇里,我们的核心是奎师那。 如果我们为奎师那烹饪,而不是为自己, 虽然最终是我们荣耀帕萨达,但在我们烹饪时, 我们不会想着是在为自己做饭。我们在为奎师那做饭。 你出去筹集资金时, 不是唱诵团队里的人们有私心,不是这样。 他们筹款,或是派发书籍, 都是为了奎师那,让人们具备奎师那知觉。 无论筹到什么,都是为了奎师那去花销。 我们照此奉行这一生活体系时, 一切都是为了奎师那,这就是奎师那知觉。 同样,我们现在的所做都是必要的。 我们只用转变意识:“我所做的都是为了奎师那,而不是为我自己。” 由此,如果我们培养了奎师那知觉,就能具备原初的知觉。 这样我们就能开心。 除非具备原初的知觉,不然我们都是病情程度不同的疯子。 不处在奎师那知觉中的人是疯子, 因为他所探讨的层面是短暂、转瞬即逝的。 那会完结。但我们生命体是永恒的。 因此,短暂的事业不是我们的事业。我们的事业应该是永恒的,因为我们是永恒的。 而那永恒的事业就是如何服务奎师那。 就像手指是我身体的一部分, 但手指的永恒事业是如何服务这副身躯,就是这样。 手指没有别的事。 那是手指的健康状态。 如果不能服务整个躯体,那就是处在病态中。 同样,奎师那是永恒的,我们是永恒的。 Nityo nityānāṁ cetanaś cetanānām (《卡塔奥义书》 2.2.13)。这是韦达经典的训谕。 至尊的永恒是圣主奎师那,而我们也是永恒的。 我们不是至尊,而是从属。Nityo nityānāṁ cetanaś cetanānām。 他是至尊生命体,而我们是从属生命体。 Eko bahūnāṁ yo vidadhāti kāmān。 这一永恒的生命体,为其他无穷尽的永恒生命体提供所有生命所需。 Eko bahūnām,无穷无尽的生命体,你无法计数。 Bahūnām。这是我们的关系。 作为从属的一部分,我们必须服务奎师那。 他为我们提供必需。他是至尊之父。 这样的生活是正常且解脱的。 其他任何生活,没了奎师那知觉的概念,都是罪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