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T/Prabhupada 0002 - 瘋子的文明

From Vanipedia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Madman Civilzation - Prabhupāda 0002


Lecture on SB 6.1.49 -- New Orleans Farm, August 1, 1975

...譯文 正如一個人在睡夢中時,會根據夢中所展示的身體而行動, 或接受那身體是他本人, 同樣的,他認同現有的驅體為他本人 那軀體是基於累計過往宗教或非宗教活動而獲得 同時,他沒能力得知他過往或未來的生命 [聖典博伽瓦譚6.1.49] yathājñas tamasā (yukta) upāste vyaktam eva hi na veda pūrvam aparaṁ naṣṭa-janma-smṛtis tathā (梵文) 這就是我們的境況. 這就是我們科學的晉升 我們不知道 “我在前世是什麼 以及我在今生之後會變成什麼? 生命是繼續的。這是靈性的知識。 然而,他們甚至不知道生命是延續的 他們以為:“因緣際會,我得到今生,而它將會在死時終了. 不用問什麼過去,現在及未來。讓我們享樂吧。” 這叫愚昧, tamasā(梵文), 不負責任的生命 所以說 ajñaḥ(梵文) Ajñaḥ指一個沒知識的人 那麼誰沒有知識呢? 現在, tamasā(梵文)。那些在愚昧形態中的人。 物質自然屬性有三種: sattva(梵文)--善良, raja(梵文)--激情,tamas(梵文)--愚昧 Sattva-guṇa(梵文) 的意思是:一切都清楚/清晰,prakāśa 就像現在的天空被雲蓋著,陽光不是很清楚/清晰 但在雲之上有陽光,一切都很清楚/清晰 而在雲之中卻不清楚/清晰 同樣的,對處於Sattva-guṇa (善良形態)的人而言,一切都很清楚/清晰 處於tamo-guṇa (愚昧形態)的人,一切都是愚蠢的 而那些在混雜形態中的人,不是rajo-guna激情形態,也不是tamo-guna愚昧形態,通過媒介,這些被稱為rajo-guna(激情形態) 三種 gunas(形態) Tamasā(愚昧形態)。他們只單純的對現有的身體感興趣 不在乎將來會發生什麼 也沒有關於他過去(前世)是什麼的知識認知 在另一處有這樣的描述: (梵文) nūnaṁ pramattaḥ kurute vikarma [聖典博伽瓦譚 5.5.4] Pramattaḥ, 就像瘋子一樣 他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變成瘋子。他忘記了 根據他的行為,將來會發生什麼,他不知道 瘋子. 所以這種文明,現代文明,就像是瘋子文明 他們沒有關於前世的認知,也對來生沒興趣 (梵文)ūnaṁ pramattaḥ kurute vikarma [聖典博伽瓦譚 5.5.4] 完全從事罪惡活動,因為他們沒有對前世認知的知識 就像狗一樣 他為什麼變成狗, 他不知道 而他將來又會是什麼呢? 一隻狗在前世可能是個總理 但他投生為狗的時候,他就忘記了 這也是māyā(梵文--瑪亞 )的另一影響 (梵文)Prakṣepātmikā-śakti, āvaraṇātmikā-śakti. Māyā(梵文)有兩種威力 如果一個人由於過往的罪惡活動而變成一隻狗 如果他記得“我曾是一位總理,現在我變成了一隻狗 他便不可能活下去了 因此,māyā(梵文)遮蓋了他的知識 Mṛtyu(梵文) Mṛtyu 意思是忘記一切 這叫作 mṛtyu(梵文) 我們日夜都有這樣的經驗 晚上做夢時我們在一個分離的氛圍中,分離的生命中 我們忘記了這個軀體,忘了“我正在躺著,我的身體正躺在一個很舒服的公寓中,非常舒適的床上” ,不是這樣的 假設他在街上遊蕩,或者他在山丘上 所以他在其境中,在夢中,他在其境中 每個人,我們都對那身體感興趣。 我們忘了過往(前世)的軀體 所以這就是愚昧 愚蠢...我們越能從愚昧層次提升至知識層次,就是生命的成功。 如果我們保持自己處於愚昧層次'當中,就不會成功 那是在浪費生命 因此,我們的奎師那意識運動是為了將人從愚昧層面提升至知識層面 這是韋達文獻的整體方案: 去解脫一個人 奎師那在博伽梵歌裡說到對奉獻者-不是對所有人- (梵文)teṣāṁ ahaṁ samuddhartā mṛtyu-saṁsāra-sāgarāt [博伽梵歌 12.7] 另外 [博伽梵歌 10.11]: (梵文)eṣāṁ evānukampārtham aham ajñāna-jaṁ tamaḥ nāśayāmy ātma-bhāva-stho jñāna-dīpena bhāsvatā 特別的,對奉獻者們...衪處於每個人心中 但當一位奉獻者試著去了解奎師那,衪會來幫助 衪會來幫助 對於非奉獻者,他們並不關心這些...他們只像動物-吃,睡,交配,防衛。 他們不關心任何事,不去明白神或與神的關係 對他們而言並沒有神,而奎師那也說,“是的,並沒有神,你睡吧" 因此需要sat-saṅga(梵文) 這(梵文)sat-saṅga, satāṁ prasaṅgāt. 通過與奉獻者聯誼,我們喚醒對神的好奇 因此我們需要中心 我們開辦這麼多中心並不是沒需要的 不是的, 這是為了人類社會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