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T/Prabhupada 0032 - 不論我該說什麼我已經在我書中說了

From Vanipedia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Whatever I Have To Speak, I Have Spoken In My Books - Prabhupāda 0032


Arrival Speech -- May 17, 1977, Vrndavana

Prabhupāda: 因此我無法說 我感覺非常虛弱 我原本要去其他地方,例如Chandigarh活動 但我取消了這個計劃 因為我的健康狀況非常地不好 所以我比較想要來溫達文 如果死亡要發生,讓它在這裡發生 所以關於這點沒有新的要說 任何我應該說的,我已經在我的書中說了. 現在你們試著去瞭解它並且持續你的努力 不論我存在或離開,這無關緊要 就如同 Kṛṣṇa 是永恆存在的, 同樣地,生命也是永恆存在的. kīrtir yasya sa jīvati: "那個為主做服務的人,永恆的存在." 所以你已經被教導要服務 Kṛṣṇa, 而且與 Kṛṣṇa同在,我們將會永恆的存在. 我們的生命是永恆的. Na hanyate hanyamāne śarīre (薄伽梵歌 2.20) 軀體的短暫消逝,是無關緊要的. 軀體就意味著消逝 Tathā dehāntara-prāptiḥ (薄伽梵歌 2.13). 所以透過服務 Kṛṣṇa 而永恆的存在. 非常感謝你們.

奉獻者們: Jay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