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T/Prabhupada 1070 - 給予服務是生物的永恆宗教

From Vanipedia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Rendering of Service is the Eternal Religion of the Living Being - Prabhupāda 1070


660219-20 - Lecture BG Introduction - New York

以上面sanātana-dharma的概念為參考, 我們也許試著從梵文字dharma-職責這個字 的字根來理解宗教的概念。 這意味它通常與特定的主體相關聯。 就如我們已經提到過的,當我們談論到火, 它在同一刻就得到結論 那裡有熱與光亮伴隨著火。 去除了熱又沒有光亮, 那就失去了火這個字所代表的意義。 同樣地,我們一定要找出生命中那個 總是跟隨著他的精華部份。 那個與生命體永恆不變伴隨的部份 就是他永恆的特質, 而生物體特質的永恆部份就是他永恆的宗教。 當Sanātana Gosvāmī 詢問主 Śrī Caitanya Mahāprabhu 關於 svarūpa— 我們已經討論過關於每個生命的 svarūpa — svarūpa 或生命的真實構成,主回答, 那個生物的構成位置是 向至尊人格首神提供服務。 一旦我們分析主Caitanya在這部份的聲明, 我們可以清楚的看見每個生命總是從事於工作 向其他的生命提供服務。 一個生命以不同的能力服務另一個生物, 而藉由這樣做,生物享受著生活。 一個較低等的動物為人服務, 一個僕人為他的主人服務, A服務主人B,B服務主人C, 而C服務主人D,就是如此。 在這情況下,我們可以看見 一個朋友為另一個朋友服務, 而母親為兒子服務,或是妻子為丈夫服務, 或丈夫為妻子服務。 如果我們繼續在這精神層面中探究,就會看見 這在生物體的社會中毫無例外 我們找不到沒有服務的行為的地方。 政治家在公眾面前提出他的宣言 並且以他的服務能力說服選民 選民也給予政治家他神聖的選票,期望 政治家將會為社會提供服務。 店主為客人服務而工匠為資本主義者服務。 資本主義者服務他的家庭,而家庭以生物永恆的能量為領導人服務。 從這個方面我們可見沒有生物能免除 為其它的生物提供服務, 而因此我們可以得到結論: 服務是那個永恆伴隨著生物的事, 又因此也許這樣的結論是比較安全地: 一個生物所提供的服務 是生物的永恆宗教。 當一個人聲稱屬於某個特定形式的信念 並依據特定的時間及出生的環境, 而因此一個人宣稱是印度教徒,穆斯林, 基督徒,佛教徒或任何其它的教派, 或副-教派,像這樣的稱號都是-非永恆的職責。 一個印度教徒也許改變他的信念而成為穆斯林, 或者一個穆斯林也許改變他的信念而成為 一個印度教徒或是基督徒,等..., 但在這所有的狀況之中,這樣的宗教信念的改變 並不會讓一個人改變他 為別人提供服務這樣的永恆活動。 一個印度教徒或穆斯林或基督徒, 在所有的狀況之中,他是某人的僕人, 因此宣稱某個特定形式的信仰, 不被視為是永恆的職責, 但永恆伴隨著生物的,那是-提供服務, 是 sanātana-dharma-永恆的職責。 所以事實上,我們都與至尊主有著服務的關係。 至尊主是至尊享受者, 而我們生物體都是祂永恆至上的僕人。 我們是為了祂的享樂而被創造的, 而如果我們參與,加入 與至尊人格首神的永恆地享樂, 那會使我們快樂,再沒有其它的了。 獨立,就如我們已經解釋過的,那個獨立, 身體的任何一個部份,手,腳,手指頭, 或身體的任何部份, 獨立,沒有和胃合作是不會快樂的, 同樣的,生物永遠不會感到快樂 在沒有為至尊主從事他永恆愛的服務的情況下。 而今,在薄伽梵歌中,對不同的半神人所進行的崇拜是不被認可的,不被認可是因為... 這在薄伽梵歌中的第七章,第20節詩談到, 主說, kāmais tais tair hṛta-jñānāḥ prapadyante 'nya-devatāḥ. kāmais tais tair hṛta-jñānāḥ. 那些被慾望牽引著的人, 只有他們崇拜至尊主 Kṛṣṇa之外的半神人。